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公報中提出,必須弘揚社會主義法治精神,建設社會主義法治文化,增強全社會厲行法治的積極性和主動性,形成守法光榮、違法可恥的社會氛圍,使全體人民都成為社會主義法治的忠實崇尚者、自覺遵守者、堅定捍衛者。
  全會通過的《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》中也強調,加強公民道德建設,增強法治的道德底蘊,強化規則意識,倡導契約精神,弘揚公序良俗。發揮法治在解決道德領域突出問題中的作用,引導人們自覺履行法定義務、社會責任、家庭責任。
  近兩年來,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和碩縣創新社會治理手段,在廣大幹部群眾中全面開展“十星級和諧文明家庭”評選活動,將依法治理各項工作融入其中,出台多項政策鼓勵百姓參與平安創建活動,實現了區域和諧穩定平安,其做法具有一定的推廣借鑒意義。
  □本報記者潘從武本報通訊員劉琰
  “爭得十顆星,榮耀滿門庭;丟掉十顆星,無臉見鄉親。”
  這句口號,如今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和碩縣各鄉鎮隨處可見,如一粒粒種子,深深植根於廣大群眾和基層幹部的心中,成為他們普遍認同的榮辱觀。
  打起鼓來敲起鑼,挨家挨戶掛“星星”……金秋時節,和碩縣一年一度的“十星級和諧文明家庭”創建活動迎來了“豐收”。
  該縣近8萬老百姓,人人都是“追星族”。誰家有幾顆星,往門頭一看,一目瞭然。“星”多的人,說話底氣十足;“星”少的,走路都抬不起頭。
  從居民、個體戶到學校、機關、村場、企業,從“星星之火”到“星火燎原”,兩年時間,和碩縣創“星”活動在探索創新中走上了“星光大道”。
  追“星”:面子裡子都光彩
  近日,和碩縣舉行2014年創建“十星級和諧文明家庭”表彰大會,50個“十星級和諧文明家庭示範戶”披紅戴花上臺領獎,成了全縣的“明星”。
  光榮榜“星光熠熠”:除了“示範戶”,還有“十星級”826戶、“九星級”1108戶、“八星級”1655戶;共有11065戶家庭參與創“星”,參評率達93.62%,較去年提高了9個百分點。追“星”已在該縣蔚然成風。
  “十星”有哪些?和碩縣綜治辦主任王軍生扳著指頭給記者數:“平安守法星”、“誠實守信星”、“團結友愛星”、“計生健康星”、“衛生環保星”為“基本星”,未達到“五星”的家庭不能參與其他星的評定;“勤勞發展星(愛崗敬業星)”、“孝老愛親星”、“教育文化星”、“文明新風星”、“助人為樂星”是“加分星”,“五星”以上掛牌,“八星”以上有獎。
  獎是重獎。“示範戶”每戶獎勵1300元,“十星級”400元,“九星級”300元,“八星級”200元;鄉鎮、村(社區)及單位也“配套獎勵”,從80元到120元不等。2013年,該縣共發放100萬元獎金,今年的“紅包”更有分量——近160萬元!
  領完“銀子”,還有“福利”。“八星級”以上家庭可優先享受國家和縣政府出台的惠農惠民政策。“十星級”家庭還可在信用社獲取5萬元授信額度,且利率優惠1至2個百分點;每年享受一次免費體檢。
  有獎就有“罰”。《和碩縣“十星級和諧文明家庭”創建考核辦法(暫行)》規定,除國家扶貧救助、優撫政策外,“五星級”以下的家庭不再納入縣鄉及各部門扶助慰問範圍;家庭成員為行政事業單位工作人員的,年終不予評先晉優。
  “星星”可不是好拿的,每顆都有“硬杠杠”。小到打掃庭院,大到遵紀守法,都關係著它的去留。
  46歲的鄧凱英在中糧屯河和碩番茄公司上班,去年因為所住的老舊家屬院環境髒亂差,丟了“衛生環保星”這顆“基本星”,剃了“光頭”。今年7月,她搬進了和碩縣花園小區的新房,不但把家裡打理得井井有條,每天還清掃樓道。8月,她家評上了“八星級”。
  “星級”不搞“終身制”,可上可下,每年一評,幹得好加“星”,乾不好則會被摘“星”。
  特吾里克鎮文化社區有家小商品批零部,去年被評為“十星級”。可剛翻過年,該店就因疏於防範被盜。“平安守法星”的創建標準之一就是“一年內未發生火災、盜竊及農機等各類安全事故”,該店因此丟了“星”,還摘了牌。
  追“星”,追的是臉面,是榮譽。
  評“星”:“比選任幹部還嚴”
  用“過五關斬六將”來形容評“星”之不易,一點也不誇張。
  5月,居民自評申報。6月,村(社區)評審員小組(由居民代表、“三老”人員、樓棟長和社區幹部組成)對申報家庭進行初評,擬定加“星”或減“星”;村(居)民代表大會集中評議,不記名投票。7月,鄉鎮評審委員會、縣創建領導小組分別隨機抽查。8月,定星授牌。9月,層層表彰。從春到秋,從“播種”到“收穫”,和碩縣第五小學老師寧宇經歷了這場追“星”之旅。
  初評中還發生了一個小插曲:有居民代表提出,寧宇去年是“八星”,今年申報“十星”,當中有沒有“水分”?寧宇所在的特吾里克鎮文化社區第16居民區的樓棟長介紹,寧宇今年為小區安裝健身器材、組織文化培訓,還利用寒暑假幫做生意的朋友跑銷路,理應增加“勤勞發展星”和“助人為樂星”。這麼一說,大家都服了。集中評議時,該居民區共129戶投票,寧宇以126票當選“十星級”。
  6月,文化社區辦公室主任席蘭清主持了該社區17個居民區的51場初評和集中評議。“這比選任幹部還嚴!”她告訴記者,每個環節都要公示上牆,杜絕了“人情星”、“後門星”。
  評“星”求精避濫。三年一輪,第一年“十星級”、“九星級”、“八星級”家庭分別不超過本地總戶數的5%,第二年分別為7.5%、10%和15%,第三年分別為10%、15%和20%。“示範戶”更是好中選優,從“十星級”家庭中產生。
  管“星”動靜結合。該縣5個督導組對7個鄉鎮、61個單位的評“星”工作進行督導檢查,每年復驗。村(社區)建檔記載各戶平時表現、評定情況和群眾反映,作為下次評選的依據。創建活動始於2012年5月,已評選兩次,明年將“零基啟動”,重新申報,重新命名。
  王軍生介紹,“十星級”示範戶評選,是將原有的“平安家庭”、“五好家庭”、“文明家庭”和以禁毒、反邪教為內容的各項家庭創建活動打包整合,由縣委縣政府主導,縣委政法委、綜治辦牽頭,鄉鎮、村(社區)及各單位分工負責,社會公眾廣泛參與的一場“全民運動”。它還被納入綜治、精神文明考核,與各單位年終經濟目標考評和評先掛鉤,與文明鄉鎮、文明村、文明單位命名錶彰掛鉤。
  評“星”,評的是公平,是成效。
  創“星”:看得見學得了
  和碩縣把“星星”捧上了天,“星星”也給予這片熱土豐厚的回報。
  10月20日,蘇哈特鄉蘇哈特村文化活動室,電視里正在播放該縣為“十星級和諧文明家庭”製作的專題片《家園》。悉心照料九旬婆婆的玉孜曼,帶頭致富、扶貧幫困的阿裡木江·依明,堅持40年修路搭橋的抗美援朝老戰士高克明……看到這些身邊的凡人善舉,鄉親們議論開了:“瞧瞧人家,咱要爭‘十星’,得好好下功夫!”
  曲惠鄉榆樹園村4組的孫秀蘭大媽,不但是“十星級”示範戶,還是“調解高手”。9月的一天中午,村裡玉素甫兩口子打架,孫秀蘭趕過去,玉素甫沖她吼:“別勸我,早上吃的5個烤包子,4個都氣沒了!”孫秀蘭不急不惱,轉身回家,一會兒工夫,端來了兩盤熱氣騰騰的炒麵,“餓了吧,先吃!”玉素甫臉紅了,孫秀蘭細細詢問,原來玉素甫想讓在外打工的媳婦回來幫忙拾棉花,媳婦怕扣工錢不願意,兩人氣頭上動了手。孫秀蘭說:“能看見別人紐扣大的過失,卻看不到自己駱駝大的錯。不管種地還是打工,都是為了這個家好,仔細想想,還打嗎?”小兩口低頭認了錯。
  孫秀蘭的維吾爾語說得特溜,經常為村民當翻譯。村民托乎提在庫爾勒出了車禍,她奔波百餘公里送錢救急。喀什小伙艾買爾江在村裡幹活時突發闌尾炎,她在醫院照顧了10天。在她的影響下,各族村民相處得就像一家人,光4組就評了5個“十星級”。
  “看得見,摸得著,學得了。我們要通過創‘星’活動,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傳遞給每一個家庭,促進個體素質和社會大環境的同步提升。只有家家爭當‘十星’,身邊‘最美’人物越來越多的時候,社會才能形成一種強大的正能量,公序良俗才能更好地完善與豐富,和諧社會建設才能持久深入地推進。”和碩縣委常委、紀委書記、政法委書記董智勇表示。
  創“星”活動也讓平安建設有了新“抓手”。圍繞“平安守法星”,縣綜治辦在城鎮依托網格化巡控,各鄉依托“十戶警鈴、田園廣播”開展了十戶聯防、鄰裡守望活動;縣公安局定期組織消防和治安隱患排查,2013年全縣刑事案件與過去三年平均數相比下降6.8%,治安案件較上年下降8.4%,無群體性事件發生。縣司法局積極開展“六五”普法、“法治六進”工作,加大法律援助力度,強化人民調解員隊伍建設。各村(社區)也依照“十星”標準制定了村規民約,“團結、容人、互讓、互助”成為群眾自覺踐行的行為準則,矛盾糾紛調處成功率達98.8%。
  此外,縣、鄉幹部在創“星”活動中深入群眾,解難題、促發展,“魚水相依”成為黨群、乾群關係的真實寫照。農牧民致富熱情高漲,縣域經濟快速發展,2013年完成生產總值27.5億元,同比增長11.2%。
  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綜治辦主任許世海認為,創“星”活動充分發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優勢,傳播平安理念,加強安全防範,提升法律素質,將經濟建設、維護穩定、精神文明、服務群眾、改善民生等各項工作融為一體,不斷建立完善社會治理長效機制,是創新社會治理,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推進平安建設、實現依法治疆的生動實踐。
  創“星”,創的是平安,是發展。
  (原標題:新疆和碩:百姓追“星”緣何蔚然成風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賣場

ef12eflt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